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娛樂

>

娛樂播報

2019綜藝市場:類型多元化 明星素人化 臺綜網絡化 傳播社會化

新聞來源:新華網      

更新時間:2020-01-02 15:45:12

責任編輯:周剛


  新華網北京1月2日電(記者楊光)2020年伊始,各大電視平臺和視頻網站的綜藝節目也到了對上一年期末總結的階段。數據統計,2019年共上線406檔綜藝,其中電視綜藝205檔、網絡綜藝201檔,相比2018年的433檔(電視綜藝171檔、網絡綜藝262檔)略有下降。

  相比數量的減少,質量上則愈發“精品化”。大體量、制作精良的頭部綜藝數量增多,曾經作為新鮮詞匯出現的“超級網綜”如今也成為常態??诒矫?,豆瓣評分破8不再局限于文化類節目,高品質、有意思更有意義的其他類型節目同樣也能得到受眾認可;招商方面,曾經被預言的“2019綜藝寒冬”其實并不準確,品牌招商似乎也并沒有想象中那樣艱難,尤其是在各種新穎花式廣告的包裝下,網絡頭部綜藝的招商情況更為樂觀。

  回歸內容本身,類型多元化是2019年綜藝市場的一大特點。除依然數量占據優勢的音樂類節目和戶外真人秀外,養成類節目也換上新裝重新霸屏市場;情感觀察類節目從不同視角展現社會百態激發觀眾共鳴;表演類節目更扎堆成為年末重頭戲。此外,從前節目嘉賓上略顯簡單粗暴的“星素結合”也逐漸升級成為讓明星素人化、素人明星化,再巧妙有機結合的嶄新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電視綜藝還是網絡綜藝,也無論哪一種類型,都在強化節目內涵,深挖節目自身的傳播意義和社會價值。從市場需求來看,受眾不再單純地滿足于依靠綜藝節目得到歡樂和放松,其更愿意看到有深度的內容,對社會現象的展開、對社會價值的探討、綜藝內容與社會意義的結合,逐漸成為綜藝節目深耕的課題。

  接下來,我們從類型多元化、明星素人化、臺綜網絡化、傳播社會化這幾大特點,回顧2019年綜藝市場發展態勢,也由此展望2020年綜藝行業發展未來。

  類型多元化

  養成類、表演類、觀察類百花齊放

  曾經的綜藝市場,音樂類節目和戶外真人秀霸占半壁江山,2018年文化類節目井噴,全年超過50檔,而在2019年綜藝市場節目類型則更加多元。上半年,借助2018年的余溫,各大視頻網站繼續推出養成類節目,表現最好的《創造營2019》拿下35.5億播放量,與前一年的《偶像練習生》基本持平,但冠軍決賽票數的3700萬還是與當年蔡徐坤的4700萬相差千萬,《以團之名》《青春有你》等節目的成績則相差更多。出圈,依然是養成類節目成敗與否的關鍵所在,從目前出道的藝人熱度來看,今年節目選出的周震南、趙品霖、李汶翰相比2018年出道的蔡徐坤、范丞丞、孟美岐、楊超越還有一定差距。

  相比養成類節目的熱度下滑,今年下半年表演類節目則迎來了高光時刻。騰訊視頻《演員請就位》、浙江衛視《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優酷《演技派》幾乎同時上線,輪番霸占微博熱搜。盡管觀眾對表演類節目褒貶不一,節目本身也存在一些同質化問題,但不可否認此類節目對于整個表演市場良性健康發展的促進作用,相比過去的“流量至上”,演技高低也越來越受到業內的重視和受眾的認可,演員本身自然也會更注重業務素質的打磨。

  2019年綜藝市場還迎來了情感觀察節目的爆發,聚焦親情、友情、愛情的觀察角度也朝著更加垂直的方向細分?!镀拮拥睦寺眯小吩诼猛局姓凵浞蚱揸P系、《女兒們的戀愛》聚焦父女關系、《我們長大了》關注二胎家庭等。

  此外,2019年綜藝市場還開拓了很多新的品類,創新探尋了新的切入視角,《潮流合伙人》《beauty小姐》《花花萬物》以潮流、時尚、消費為主題、《大冰小將》《我要打籃球》從垂直單項運動切入、《我和我的經紀人》《令人心動的offer》關注職場,類型愈發多元、邊界不斷拓展已成為綜藝市場一大現象。

  明星素人化

  將明星變成“素人” 將素人變成“明星”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布《關于把電視上星綜合頻道辦成講導向、有文化的傳播平臺的通知》后,綜藝節目紛紛開始深耕“星素結合”的創作模式,但很多節目依然是打著“星素結合”的擦邊球,節目主體依然聚焦明星流量,素人在節目中只是為了存在而存在。

  2019年綜藝市場終于找到了“星素結合”的一個新的思路,將明星變成“素人” 素人變成“明星”。

  首先,將明星變成“素人”,即讓明星徹底褪去光環,去做普通人做的事,感受普通人的感受。例如湖南衛視“我家”系列,就褪去明星光鮮亮麗的一面,將他們回歸兒子、女兒、丈夫、妻子的身份,用最簡單的鏡頭記錄他們更加“素人”的一面,《超新星全運會》則打亂影視歌行業壁壘,讓明星們以各運動項目選手身份比拼體育運動,同樣收獲了很高的關注度。

  將素人變成“明星”,則是挖掘素人身上的光環,最早可追溯到《中國夢想秀》《出彩中國人》等一系列達人類選拔節目,而如今則開拓了新的素人展現形式。例如《遇見你真好》《心動的信號》這類情感觀察節目,則將過去“素人觀察明星”方式反其道而行,讓明星坐在觀察室中觀察素人,這些素人嘉賓雖然大多沒有舞臺經驗,卻在真實鏡頭記錄下各自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個人魅力?!哆@樣唱好美》則從家庭、職場、社會等不同層面展現普通女性之美,既有褪去明星光環后為人母的女歌手,也有為了音樂夢想一直堅守的普通人,節目徹底打通明星與素人之間的壁壘,真正做到了“星素結合”。

  臺綜網絡化

  電視綜藝注入互聯網基因求轉型

  從最初電視綜藝的壓倒性優勢,到網綜逐漸發力追趕,如今網綜早已摘掉小成本、小制作、粗制濫造的刻板印象,無論是規模、預算還是制作水平,無論是原創能力還是明星陣容,網綜如今風頭都遠遠超越了臺綜。

  從廣告招商數據來看,2019年僅上半年中國綜藝廣告市場規模接近220億元,同比增長16.1%,其中網綜市場規模達79.71億元,同比大增56.1%之多;而根據藝恩統計的播映指數來看,網綜排名前三位的《奇葩說6》《明星大偵探5》《演員請就位》播映指數都超過60,而電視綜藝中播映指數最高的《舞蹈風暴》也僅有59.7;從受眾口碑來看,豆瓣評分最高的2019年十檔綜藝節目中,網綜節目《這!就是街舞2》《樂隊的夏天》《明星大偵探5》霸占三席,其中還不包括先網后臺、臺網聯動模式播出的《見字如面3》《非正式會談5》《忘不了餐廳》等。

  更開闊的思維提升原創力、花式廣告植入提升招商力,各種碎片化的切條片段和衍生節目也更符合年輕受眾的收視習慣。網絡綜藝的不斷創新和發展,一改以往單一被動向電視臺購買版權的消極局面,甚至優質原創網綜節目還在反向輸出電視臺。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電視綜藝也在積極求改變、求發展,加之如今收視率不再是衡量一檔電視節目好壞的唯一衡量標準,臺綜網絡化成為一大趨勢。

  臺綜網絡化首先體現在電視綜藝與視頻網站的合作上。體量大、權重高的現象級綜藝依然可以將版權賣給獨家網絡平臺,而其他節目則會和不止一家視頻網站合作作為其網絡播出平臺,吸引更多年輕受眾。

  除了單純播出平臺上的網絡化以外,電視綜藝還越來越多地注入互聯網基因。將節目精華片段碎片化繼而在抖音等社交平臺傳播、聯動直播模式增添互動黏性、線上線下融合增強影響力等等,強化互聯網思維或也將成為電視綜藝搶占年輕市場打響反擊戰的突破方向。

  傳播社會化

  要傳遞歡樂更要傳遞深遠社會意義

  有意思更有意義,是近兩年綜藝節目的研究方向。從最初在綜藝真人秀中注入公益環節,到后來將娛樂性與社會意義相結合,從內容到傳播方式,從線上到線下,綜藝節目愈發注重社會責任的傳播和價值引領。

  《極限挑戰》《奔跑吧》等戶外真人秀節目便最早將公益環節注入到節目當中。舉行公益演唱會啟動“陽光跑道”計劃、以“城市垃圾”為主題進行任務、舉行線下愛心公益活動等等,有機將節目的娛樂性與社會意義相融合,提升了節目的社會價值。

  此外,在今年新上線的綜藝中,也有不少深挖節目背后社會意義的好節目?!睹餍谴髠商健沸乱患揪o跟社會熱點,以“網絡暴力”“傳銷”等社會話題為角度切入,引發網友熱議;《奇葩說》以娛樂的方式探討嚴肅社會話題,強化了節目的社會價值,實現了自我突破與變革;《小小的追球》以投入環保事業、傳遞公益力量為主線,讓觀眾從節目中感受環保的重要意義;《忘不了餐廳》用“阿爾茲海默癥”的真實故事呼吁社會給予這些老人更多關愛……

  除了這些將公益融入綜藝當中的節目外,還有很多純公益節目同樣引起關注。精準扶貧節目《我們在行動》以公益為節目內核,結合企業責任感和明星影響力將公益價值落到實處;《我想見到你》將目光聚焦在詮釋‘平凡中見偉大’的主題內涵中;公益尋人節目《等著我》堅守六年砥礪前行,助力19000人實現團圓夢,凝聚社會力量、傳播社會價值。

  除了線上播出的內容外,綜藝節目在社會價值和社會意義的傳播上還更加注重線上線下聯動?!短焯煜蛏稀方ǔ伞疤焯煜蛏蠄D書館”,助力孩子完成讀書夢;《拜托了冰箱》發起線下“食物分享”公益活動;《放開我北鼻》在北極、上海開通“北鼻專列”倡導主動為有需要的人讓座等等。

  無論是純公益節目還是在節目中融入公益環節和元素,都收獲了觀眾的好評和熱議,幾檔娛樂性并沒有那么強的純公益節目收視、流量、口碑也都不俗,可見受眾觀看綜藝并非只為從中獲得輕松歡樂,有意思更有意義、傳播社會價值、在歡樂之后感受節目背后的社會意義才是觀眾所需要的,這也將是播出平臺和綜藝制作公司未來的研究方向。

  臺綜工作室制度初見成效

  網綜制作團隊更懂年輕受眾

  2016年“限模令”出臺后,各大制作公司、工作室以及播出平臺都開始鉆研原創自制,三年的時間,國產綜藝自制能力不斷提升,市場上優質綜藝制作團隊也在大幅增多。

  電視綜藝方面,湖南衛視工作室制度推出了《舞蹈風暴》這檔黑馬節目以及《聲臨其境》《中餐廳》兩檔高質量的綜N代;浙江衛視也推出廠牌制度,成立吳彤廠牌、姚澤添廠牌等,《我就是演員之巔峰對決》收視口碑依然不俗,《各位游客請注意》收獲不少話題熱議;東方衛視繼續與恒頓、唯眾、歡樂傳媒等制作公司合作,《忘不了餐廳》算是今年口碑較好的一檔公益真人秀,此外與嗶哩嗶哩聯手打造了《大城無小事》也算得上一匹跨界各做的黑馬;江蘇衛視除與遠景文化聯手打造“最強大腦”系列外,還和愛奇藝、抖音聯手打造了另一檔科技類綜藝《從地球出發》;北京衛視繼續和千秋歲文化合作《跨界喜劇王》。

  網綜方面則顯得更加繁榮,市場上一大批了解年輕受眾、對胃年輕人心態的網綜制作公司。米未傳媒除了《奇葩說6》外,還制造了《樂隊的夏天》這檔圈層綜藝爆款;哇唧唧哇專注偶像養成類綜藝,今年《明日之子之水晶時代》雖不及往年高光時刻,但依然有一定熱度,同時哇唧唧哇更注重全產業鏈打造,目前在國內偶像市場已占據一定地位;笑果文化依舊深耕喜劇形態,《脫口秀大會2》《吐槽大會2》在保持原有風格基礎上有所升級,還推出了脫口秀線下品牌并挖掘脫口秀新人;魚子醬文化在2018年憑借《偶像練習生》闖進大眾視野,2019年《青春有你》《青春的花路》《限定的記憶》《這樣唱好美》幾檔各類型節目全面開花,也都很符合網綜生態和年輕受眾口味。

  從2016年的網綜元年,到2017年集中爆發同時伴隨亂象叢生,再到2018年網綜市場質量大幅提升追趕電視綜藝,如今到了2019年,網綜顯然已在體量、質量、流量等方面趕超電視綜藝,并憑借對年輕受眾心理的精準捕捉收獲了大眾認可度,口碑方面也大幅提升。無論是網綜的繼續探索發展,還是電視綜藝想要打響反擊戰,如何在創造社會價值、傳播社會意義的同時找到創新方向,都將是2020年綜藝市場的必須研究課題。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千斤顶或更好5手走势图 东北四人麻将推倒胡麻将下载 东京快乐8预测 体彩七位数开奖结果时间 彩票开奖吉林十一选五 体育彩票哪天开奖 3d开奖结果500 好运彩309019期 168股票配资 捕鱼赢红包破解版 李逵劈鱼2下载 大众麻将在线游戏 云南省快乐十分走势 大发pk10 10点对应技巧 招商智远理财平台 南粤26选5 街机捕鱼官方正版